Caranril

即将高三党,主中土hp星战唐顿,游戏仙剑&AC,沉迷全职不可自拔。

【全职高手】渐行渐远

作者的话:
在学校上课发呆的时突如其来的脑洞,大概就是以喻文州高中同桌视角的短篇。有喻黄但重点不是谈恋爱。
时间线为了剧情需要改了改,写完了发现赛季标的好奇怪。比如说2021第七赛季,就是那年的夏天第六赛季结束,第七赛季开始。
剩下的话后记见咯。两三年没写过文了,心情有些惶恐。


2015年 第一赛季 15岁
  她和喻文州这一对同桌,恰好是班上最消极怠工的两个人。
  她早打定主意读文科,高一上半学期都是理科课程,她自然无所事事;喻文州承载着诸多希望进入这个学校最好的班,上课却也从不听讲,只在自己的本子上写写画画,要么就被老师请去谈话。好像是他想去打电竞,但家长老师极力反对,想把他劝回“正道”。
  “真是无聊,”她在例行的抱怨中向喻文州说道,“妄想通过不停的谈话来改变一个人的想法真是愚蠢至极,这种白费力气的事情有什么好做的,这群人有时间每天向你说这说那还不如多放点心思在别的人身上呢,嘁。”
  喻文州报以温和的微笑,她托着下巴撇了撇嘴,知道喻文州这种表面温柔的冷静理智怪肯定又在嫌弃她的智商只是不好意思说。她颇感无趣,低头看起了喻文州的本子,总是看到他写,但一次都没看过。
  这一看看出一声尖叫。
  “荣耀?!”她的声音分贝高的让诸人为之侧目,“你准备去打荣耀联赛?!”
  喻文州嘴角的常见弧度扩大了一些:“怎么?你也打荣耀?”
  “是啊!我在二区蓝溪阁,ID是一枕清风,剑客。”
  这下轮到喻文州惊讶了,一枕清风他当然听过。在蓝雨的公会蓝溪阁里,一枕清风也算是名人了——因为她的声音好听,技术也是普通玩家上游水准,自然是引人注目的。
  “没看出来啊,你是个高手。”
  她噗嗤一笑,手上不自觉转起了笔:“开玩笑,你可是要当职业选手的人,我这种网游水平肯定不够看。”
  话音刚落,她手里的笔啪嗒一声掉在桌上。
  喻文州轻笑了几声,拿起那支笔接着转。他的手很好看,白皙修长,笔在他指尖旋转得格外灵动。他专注的盯着那支笔,仿佛那是什么了不起的物事。
  半晌,喻文州忽然将笔夹在指间停下了,她还托着下巴歪着头望着他。
  “你的手速很够看了,相比我。”
  “噫,大神不要谦虚啦,我手速顶多220左右,职业级怎么说也有300400吧?”
  “不巧,我顶多210。”喻文州依旧微笑着。
  她一下子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又立刻意识到自己的不礼貌,讪讪地说道:“抱歉,我……”
  “没关系的,”喻文州把笔放回她桌上,“我有信心。”
  她似乎也被喻文州语气中的坚定感染了。喻文州固然没有傲人的手速,打不出那些可以震撼全场的华丽操作。但她就是莫名的觉得,这个温和又冷静理智的少年,将来也许真的会是职业选手中,一个独一无二的存在。
  于是她粲然一笑:“是啊,世上手速200的人那么多,但只有一个喻文州。”看到喻文州略显感动的神色,她又道:“毕竟我长这么大,只见过你这一个活的姓喻的。”
  喻文州:“……”

2016年 第二赛季 16岁
  她去读文科的那个冬天,喻文州退学,进了蓝雨训练营。
  他们还常有联系,她抱怨着政治书有多么难背,数学老师有多么喜欢点人上去做题。喻文州的态度依旧温和,总是耐心地听着她喋喋不休却大同小异的话。但他很少提自己的状况。
  喻文州就是这样的人,他会静静地听你说话,好像对你有无尽的耐心。但如果你不问,他对自己只字不提。
  她偶尔会问,喻文州也会说说自己在训练营的日子,果然是不太好过的,不过他的语气仍然和当初一样笃定,她也没怎么担心。渐渐的,喻文州常常说起他的室友黄少天,说你真应该和他认识认识,都玩剑客,话也一样多。感觉他说这话时,应该带了几分笑意。
  然后她也认识了黄少天。他们的荣耀水平差的太远,说起荣耀极其尴尬,但话痨水平倒是不相上下,对着刷屏也颇有意思。
  “诶你要是打游戏有你聊天这个手速然后再少学习多操作的话你说不定就是我们蓝雨第一个妹子了!”
  她愣住了,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桌上放着几支笔,她拿起来转了转。
  过了几秒钟,她手里的笔啪嗒一声掉在桌上。
  那支笔又在桌上滚了几圈才停下,她从恍惚中回过神来,看到黄少天又刷了好多条。
  “是啊,可惜太迟了。”
  她缓缓地敲出这几个字。

2017年 第三赛季 17岁
  2017年的夏天,她的高三开始了。同时,蓝雨队长魏琛退役。
  她当然知道这其中的某些内情。黄少天很愤怒,每天不间断地说是喻文州把魏琛逼走的,他再也不想和喻文州讲话之类的。她虽然觉得喻文州连胜魏琛三场未免有些伤人,但却没有黄少天说的那么过分,比如是喻文州处心积虑地谋划了这一切这种空穴来风阴谋论。她尝试同黄少天讲道理,可黄少天如同吃了炮仗的炸毛猫,一言不合就和她大吵起来。
  高三的紧张氛围已经使得她有些崩溃,她三年养成的理智也在争吵中消失殆尽,她怒极了,直接回了一句:“你们蓝雨职业选手当然不把我这种人当回事儿了!还来跟我说什么!”然后下线了。
  她打开了荣耀,看了看竞技场的胜率——62%。
  而后她给熟识的朋友们一一发了消息,大意是自己要高三了没有时间,就不玩荣耀了。以后也不要在游戏里找她。
  退了蓝溪阁,她关上荣耀,又发了会儿呆,卸载了。

2018年 第四赛季 18岁
  时光如水,转眼已经六月。
  高考结束的那天晚上,她在市中心广场上闲逛,看到大屏幕上蓝雨的宣传——剑与诅咒,双核时代即将到来。
  她仰着头看着宣传片放了一遍又一遍,听见周围蓝雨粉的惊叹。想起自己很久没联系他们了,也很久没打荣耀了。
  为什么不打荣耀了?
  说是高三没时间,但她心里清楚,她只是不能忍受她的荣耀水平已经退化成不入流的普通玩家的事实。
  回家后第一件事是打开QQ,消息积到了99+,仔细一看大部分都是黄少天刷的,她想想那密密麻麻没有标点符号的话就一阵头痛,于是先点开了喻文州的聊天框。
  【抱歉,少天心情不太好,太冲动了。】
  【我没想到魏队会就这样退役,的确有我的错,但更多的,应该是魏队他……不说也罢。】

  【你退了蓝溪阁?嗯,高三了,应该的。】
  【少天给你发了好多消息,我想你也没时间一条条看了,重点我截图发给你了。】

  【新年快乐】
  【春节快乐】
  【生日快乐】
  【高考加油】

  再看看黄少天的消息,大同小异,只不过附加了许多没有标点的自言自语和日常吐槽,比如食堂又做秋葵而喻文州非要他吃、微草的王杰希打法真是画风清奇、霸图的队长凶巴巴的像是每个人欠他一个钱包似的。
  她笑笑回复道:“谢谢,我回来了。”
  黄少天秒回,嚷嚷着等她接到录取通知书要请蓝雨战队的吃饭,叽叽喳喳半天又问她在哪里读大学。喻文州仔细的问了填报志愿的事,天知道一个职业选手为什么对于这种事情一清二楚。她干脆把黄少天屏蔽了专心和喻文州讨论她的人生大事。
  喻文州还是温柔和气的样子,在蓝雨待了几年更加成熟稳重。聊了一个小时,都是她在单方面讲着自己的高三生活、计划着未来的大学生涯。喻文州没有提到他自己和黄少天,或者蓝雨。
  最后她实在困极了,睡前才问了一句:“你和少天要出道了?”
  “是啊。”
  “那你们加油,我会看比赛的。”
  “好的。快睡吧。”

2021年 第七赛季 21岁
  第七赛季前的这个夏天,是属于蓝雨的夏天。
  这是真正的,剑与诅咒,双核时代的来临。
  蓝雨拿到总冠军的第二天黄少天就给她打了电话,她隔着电话都能想象到到他激动地嘴里都要冒出文字泡的样子。
  “喂喂喂我们全队都要到N市来玩我和队长可是夸下海口说我们在N市有个100%专业博学细致入微好向导你可要给我们安排好啊!”
  她正在喝六个核桃,听到黄少天这么大包大揽的一番话简直想喷他一脸。幸好这时喻文州拯救了他。
  “抱歉,少天这是太高兴了。不过我们确实准备去N市玩,倒有些事想麻烦一下你。嗯,你是不是在准备考研?太忙的话就不打扰你了。”
  她思考了一会儿,觉得自己还是挺闲的,而且这次放假好多朋友都不在N市,她实在无聊。
  “我闲得慌,交给我吧。什么时候到机场?我去接你们。”
  喻文州报了个时间,她又细问几句就挂了电话。
  订酒店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会儿,回想了一下自己这几年注意到的小细节,给喻文州黄少天定了个大床房。
  诶,反正两个大男人睡一张床也没什么大不了。

  蓝雨全队都是精力旺盛玩兴很浓的小伙子,她陪着这群亢奋的人在N市跑了整整三天。到最后一天,大家一起在秦淮河坐游轮的时候,她趴在栏杆上,感觉自己仿佛又经历了一次地狱般的高三。
  她一个人呆呆的盯着秦淮河里荡漾的灯影,N市夏季的风有些潮热,她不喜欢。不远处蓝雨队员的欢声笑语传的远远的,她看看聚在一起意气风发的他们,不知怎么的觉得落寞且孤独。
  喻文州慢慢踱了过来,随意地倚在栏杆上。
  “辛苦你了,照顾我们这群精力过剩的人。”
  “还好,就当作暑期社会实践活动吧。”
  “我们也很久没这样聚过了。”
  她眯起眼回想了一会儿,似乎高一之后,她连喻文州的面都没见过几次。
  一个忙着读书,一个忙着比赛,又哪里有什么时间呢。
  黄少天噔噔噔跑过来,一把搂住了喻文州的脖子嚷嚷道:“你们甩下我说什么悄悄话啊真是太不够意思了快从实招来从实招来从实招来!!!”
  她看着面前举止亲密的两人,挑挑眉,决定还是先说正事:“我过两年到X国读研究生,毕业就移民,大概不回来了。”
  黄少天眨眨眼,罕见的只说了一个字:“啊?”他看看喻文州,又看看她,磕磕巴巴地问:“什么意思啊?不回来了?”
  她以鄙视黄少天智商的眼神白了黄少天一眼,示意喻文州解释。
  喻文州显然也觉得没什么好解释的,他放慢了语速道:“就是定居在X国的意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啊中国多好啊你为什么不留下你这么一去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啊难道你要成为活在QQ里的人了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队长队长你说话啊!!!!”
  喻文州抬手摸摸暴走的黄少天,带着他一贯的微笑,一贯的温和说道:“少天,这是她的选择,她的路。”他又顿了顿,“我们都是不一样的。”
  她也笑了:“是啊,我们终究都是不一样的。”
  秦淮河畔无数霓虹闪耀,映亮了喻文州的眼,在迷离的光晕间,他仿佛还是六年前的那个少年,嘴角带着恰好的弧度,眼里带着恰好的笑意。那时候她觉得自己离他很近,离黄少天也很近,纵然有许多不同,他们三个也可以为挚友,为知己。
  但她终于明白了,他们终究是不同的,他们可以是朋友,但不会是挚友,是知己。
  刚才看着聚在一起谈笑风生的蓝雨众人,她意识到,有荣耀的地方,才是他们心之所向。
  可这不是她的心之所向。
  所以他们渐行渐远。
  “抱一下吧。”她张开双臂。
  趴在这两人的肩膀中间让她感觉自己宛如一个比太阳还亮的大电灯泡。
  她忍不住噗了一声,说道:“如果中国迟迟不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你们来X国结婚吧,我支持你们。”
  黄少天:“????你怎么知道??”
  喻文州:“……”
 
2031年 31岁
  十年过得很快,她成功考上X国最负盛名商学院的研究生,顺利毕业,获得了令人艳羡的工作,随后嫁人生子。一家人住在A市郊外的别墅里,生活优裕而忙碌。她的女儿很好看,黑发黑眼,五官却有着西方人的深邃,声音甜甜脆脆,唯一的缺点可能是话太多。
  而喻文州和黄少天,在世界荣耀邀请赛上夺冠后,又在接下来的十一赛季带领蓝雨夺冠。十二赛季蓝雨亚军,随后黄少天宣布退役。又一个赛季后,喻文州觉得卢瀚文和另一位新人已经能独当一面,也宣布退役。后续的发展很是奇妙,喻文州在时尚圈混的风生水起,而黄少天同张佳乐一样,成为了著名网络作家。
  几年前,他们移居法国,在那里举行了婚礼。
  但她实在太忙了,只能在婚礼后打电话表示祝福。

  她正在收拾去法国的行李时,收到黄少天的消息,大意是他们要来X国玩,要她全程接待。
  不巧的是,他们的时间正好错开了。
  双方都无法协调时间,算了算,只能在法国机场聚半个小时。
  她跟丈夫说了这件事,丈夫对这喻文州和黄少天一直颇有好感,拍着胸脯保证会抽出时间好好招待他们。
  女儿也对他们很好奇,抱着她的腿问东问西。
  她蹲下身,轻轻地抱住女儿。
  “那是妈妈在中国的……好朋友。”
  “是很好的好朋友吗?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他们?”
  “因为……”她又想起阔别多年的秦淮河,想起那天的风,那天的灯影,想起他们之间最后的拥抱。
  “我和他们是不一样的。”
  “不一样就很难见到吗?”
  “当然啦,不一样的人,会越来越远的。你看,妈妈在这里,他们在法国呢。”

  法国机场 某咖啡店
  她慢慢地抿着咖啡,不住地在人群里搜寻着。
  终于,她看到黄少天雀跃的身影。她还没来得及迎上去,只见黄少天把行李往喻文州怀里一丢,挥舞着手臂冲过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见鬼了你在法国呆了这么久只学会了法国人奇怪的热情吗我才做的头发不要压坏了快放开我!!!!!”
  黄少天委屈地扁着嘴松开了她:“好啊你我们好不容易抽出时间见一面你就只会吼我队长啊队长你来评评理啊你忍心看她这么欺负我吗!!!”
  喻文州没有理黄少天,他放下行李,过来轻轻抱了一下她,道:“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接下来的时间是黄少天的主场,他夸赞了X国美景,感叹了她家的大别墅,羡慕了她丈夫和女儿的高颜值,顺便吐槽了她女儿的话多。
  “居然能和我抢话说!!!!”黄少天惊奇地叫道。
  她觉得自己应该问候些什么,但看看两人那幸福的神色,那腻腻歪歪的小互动,她想自己没什么可说的了。
  还是喻文州打断了黄少天滔滔不绝的X国游后感:“好了少天,别说了。”他又转向她,“时间是不是有点紧张了?”
  她看了看手表,确实耽误太久了。匆匆拿起行李要离开,才发现这十年后的再见,他们依然没作什么有意义的交谈。
  但她不太在意这个了,起码她见了他们。而且,还有很多工作没有完成,还有一个每天想妈妈的小家伙要照顾,还有……
  喻文州还有他的新一场时装秀要忙,黄少天又开了新文天天被催更。
  最后拥抱了他们两个,她匆匆向安检口走去。
  喻文州和黄少天站在原地望了一会儿,也转身离开。
  三个身影汇入熙攘人群中,终究渐行渐远。

后记:
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我是想写一篇甜而无脑的喻我文自己偷着看【噫真是不要脸】,后来想着想着觉得太不现实了,于是写了这一篇。假如能够认识他们,那么结局也大抵如此。
总之呢,这就是一个连与他们渐行渐远都做不到的人,写出的关于渐行渐远的故事。
多么希望遇见你们啊。

顺便叶神生日快乐!!!